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川暴雪足球队

有困难找球队,一定能解决

 
 
 

日志

 
 
关于我

四川暴雪足球是在北京工作的四川友人自组队而成。在长期的稳定活动中,逐渐接收吸引了部分在京的外省足球爱好者。在众多队友的关心、支持和帮助下,在多位教练的指导下,队友们球技得以提高,球技得以改善良,球队文化更趋健康和谐。球队健康发展,己形成队员乐意参与、和谐文明的团结氛围。 官方主页: www.scstorm.com.cn

网易考拉推荐
 
 

12月05日比赛总结-- 《江湖外传》  

2010-12-08 09:0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127日,周日

地点:北京大学医学部足球场

对手:健身中心

比分:  1:5 惨败


阵型:
                   
坦克(阿布)

冠希(金柱      小邹      蓝天      小靳

       黄薇     (杨天然)维哥

渠河   鸡儿伙夫斯基   邓伟(小靳)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中,是是非非、尔虞我诈,如果有一天,我学会了绝世武功,一定要去闯荡江湖。

但是,我资质驽钝,相貌平庸,连去青楼应聘打手,人家都直言我会影响他们的生意,奈何我天生非习武之才,想走自力更生的路也是徒增伤悲。但是,对于江湖的崇拜,伴随时间的流逝愈是心向往之。终于有一天,我憋不住了,累积多年的感情像山洪爆发般一泻千里,那种感觉真是莫名得怡情悦性。

世人皆言江湖险恶,但凭我柔弱的双肩难以抗住江湖的血雨腥风。于是,我想到了加入社团,那时候武林中稍有名望的社团诸如五岳剑派、少林、武当、昆仑、峨眉、青城、空洞,但是我压根“看不起”他们这些靠拉关系、走后门挖社会主义墙角的衣冠小人,更让我难以适从的是,这些依山而立的社团,占据险要雄霸一方,不要说加入他们,单单只是踏入他们的地盘还得给门票钱、缆车费啥的,我心想划不来啊,于是,嘴上虽不言语,但是内心充斥了对他们的唾骂。武林中,丐帮虽然有些口碑,加入他们的成本也很低,但是,我嫌他们脏,行走江湖可以不会武功,但是怎么能不讲卫生呢?

其实,内心之中,我崇拜的社团只有一个,那就是“江南七怪”。原因很简单,首先,社团名称响亮有力,充满了后现代主义非主流的色彩。其次,这也是最主要的,就是这几个武功拙劣、人见人厌的下贱货,居然也能组个像模像样的团体,更让人刮目的是就这几个脑残还能在江湖上满面春风地混吃混喝混名堂。

于是,我撒了泡尿照照自己,决定自己组团去闯荡江湖。终于,我打起了“四川暴血”这个让人听着就能尿裤子的旗号,高喊口号“我不是黑社会”踏入了江湖。后来,若干社会小混混闻声而来,社团初具规模。我终于有了行走江湖的资本,接下来该干的事情,毫无疑问——打群架。

爱因斯坦说,江湖也可以采用公元纪年法,于是,我挑了个礼拜天,风很大,很冷,真的很冷。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出来打架都会刮大风,总会把我的发型吹乱,而每次被敌人痛扁过后,我都只得披头散发地逃跑,对手奚落我是疯一样的男人,这严重损害了我脆弱的自尊心,于是,每次起风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手捂菊花,眉头紧锁。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高手过招,一招便可分出胜负。但是,像我们这样的水货,动手之前必须先摆姿势,从体位上压制对方。可是那天,这招失效了,对方个个人高马大,打眼一望,“贱身中心”的大旗迎风招展,好不威风。我倒退了三步,吸了一口凉气。我从心里咒骂,哪个背时鬼能想出这么个六畜不安的名号,我真是甘拜下风。好在那天,我穿上了在地摊上淘来的新衣服,人靠衣装,看着我们的人个个穿得煞有介事的样子,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激烈的战斗开始了。

贱身中心虽然人高马大,但是由于长期贱身的结果导致大脑严重反应迟钝,因为胸部过于发达导致胸的耗氧量远胜于大脑,所以用胸大无脑来形容这些男人非常贴切。由于,常年的被殴打,虽然我在武功上没有进步,但是练就了一身跑路的本事。在那些大胸男人面前,我的步伐显得那么游刃有余。但是,由于事先抱着干后勤的心态来打前锋,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屡次“出脚”都铩羽而归。多年江湖打拼的经验告诉我,这时候,适当地变换体位是很有必要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多年前一位名震江湖的老英雄,虽然,他是个秃头,但是依然难以抹煞他在我心中潇洒的形象,他的名字就是“骑打累”。每次,他击败对手,都会手摸裤裆,高呼“用头,用头”,于是,我用了头,一击制敌,那一刻,真是万德福!

原以为,胜利就会这么轻易地来到,但是江湖,毕竟是江湖,轮回生而不息,并不曾会为一个秃头的老男人而改变,那天,故事的最后,我们依然被打得狼狈不堪,满地找牙,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增添了我内心的伤痛。

江湖,曾几何时,属于你我?武林中,有家同福客栈,也许我们只是某天从其门口路过的路人甲乙丙丁。亦如老去的江南七怪,人们早已忘记了他们的本来的姓名,只是偶尔瞧见路边摸骨算命的瞎子、赶车的马夫、落魄的书生、砍柴的樵夫时,依稀会想起江湖上曾经有过“江南七怪”这么个黑社会组织,至于后来么?其实早已没有了后来。

江湖,兴许,只是个传说。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